中海软银潘世梁:专业的股权投资者才能在寒冬中生存

  • 时间:
  • 浏览:189
  • 来源:sunbet移动版,sunbet手机版

  【线索征集令!】你吐槽,我倾听;您爆料,我报道!在这里,我们将回应你的诉求,正视你的无奈。新浪财经爆料线索征集启动,欢迎广大网友积极“倾诉与吐槽”!爆料联系邮箱:

  新浪财经讯 “2018中国金融年度论坛”于11月1日-2日在北京举行。中海软银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创始人/总裁潘世梁出席11月2日“2018中国保险行业年度峰会”并演讲。

  潘世梁表示,未来三到五年的时间,私募股权基金的机会有几方面。第一方面是资产管理行业进一步回归本源,私募行业当中,专业的机构必将受益。这次严监管,去杠杆就是要去泡沫,就是要把风险意识给强化。过去金融机构改革,让金融的门槛越来越低,大大小小的创投公司和资本公司出现了很多。但金融行业的投资专业性和风险要求都非常高。所以我认为未来基本还是要回归到本源。

  这里所谓的本源,我觉得只有真正专业的股权投资者才能在寒冬中生存。这次的监管实质上相当于金融行业供给侧出清,去表外泡沫,去机构数量。真正的私募股权基金未来一是向规模企业发展,一是向更细分的行业发展。

  非常感谢主办方邀请参加今天的论坛,今天来做演讲的基本是以宏观经济和经济学家为主,我所在的公司是做私募基金,所以来聚焦一下,讲一下私募基金的现状以及面临这种现状的挑战和未来的机会。在此之前中海软银投资有限公司,跟中海没关系,跟软银更没关系,这家公司跟风水大师有关,这是风水师给我们起的名字。我们公司2012年开始做地产基金,干到现在是纯粹的本土的一家PE机构,现在管理的存款基金规模30亿,聚焦的行业是医疗、教育和影视文化,跟在座的相关的行业。

  我们公司规模以发展六、七年的维度,代表了当下相当一部分私募股权机构,代表了相当一部分民营本土投资机构,公司经营六、七年的时间,没有哪一年像今年这样碰到的问题这么多。今年贸易战开端,国内去杠杆、政策调控,让私募股权机构产生了非常大的波动。宏观贸易调整背景下有几点,刚刚几位专家也讲了国内外的贸易、经济形势和民营企业的困境。通过种种的信息以及今年时间轴所看到的发生的变革,我觉得可以有几点体会。第一大的世界经济格局在复苏的过程中可能出现了两极分化。去年美国和欧洲共振,经济有些复苏。今年以来美国经济上涨速度明显加快很多。根据今年整体世界经济格局的变化,整个中国的经济仍然处于一个底部,我不敢讲它会继续下行,但我觉得它仍然处于底部,但这个底部会持续多久,或者哪些行业会率先走出来,跟国家的宏观调控出台的政策以及每个行业面临的状况不同。第三我想讲讲私募股权背景和运行。

  徐总有讲到中国民营企业的困境,图表中统计到的是上市公司,其实目前整个中国民营企业的困境,远超我们坐在这儿感受到的。我经常出差到南方,南方的现状更惨一些。很多企业面临倒闭、失业,今年以来资金链收缩,经济下滑,利润降低,税收政策的变化,让企业大大压缩了利润空间,现在民营企业越来越艰难。民营企业在这个艰难的过程中,这两天出台的政策以及主席的一些讲话,大的方向和舆论引导是有的。但在这个过程中,怎么实际传递、传导到实体企业里去,并且让实体企业有变化需要观察和比较漫长的过程。因为企业现在已经到了比较危险的境地,这个我们需要观察一段时间,但在这个过程中,VC和PE的力量非常强大。虽然我们讲去杠杆,挤泡沫,但企业是离不开金融的。在过去接近10年的时间,私募股权基金有非常迅速的发展,而其发展远远超过国际的水平。现在的市场相当于美国80年代中期。过去十年,私募股权的发展,其实速度非常快。远超美国发展速度。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可以看到,几方面的数据。

  一方面信息化时代,各种生命周期和维度在缩短,我们的接受程度、传播速度会更快。另外过去十年,投资机会、投资意识的提升,大大小小的金融改革,带来投资公司的出现,也加快了投资者效应。对私募股权基金的发展有一定的触动。2004年整个VC行业只有十多家运营公司,管理规模不超过10亿美金。市场创投机构有两千多家,每年投资金额在五百多亿。发展迅猛的状态下,除了500多亿的创投规模,正是迅猛的发展带来了很多风险。从去年十九大提出去杠杆到今年一系列的政策落地,所有的通道被掐断,很多抗压能力比较小的公司纷纷出现问题。也是这些年迅猛发展导致的现状。

  今年针对私募股权出现了几方面的困难,我们从一线的市场,无论是同行交流还是面对一线的投资人、投资标的、企业等等,我们最大的感受有两点。第一是募资难,这其实是一个老生常谈。但是今天提出来意义是不一样的。因为之前的募资难更多的体现在单一品牌,单一标的,单一项目的知名度或者说基金管理公司的规模。今年整个市场普遍难。因为我们可以看到一些数据,之前私募基金,主要是银行、国有引导资金,企业还有很多的高净值人事,资管新规的出台对私募股权行业最核心的影响是原本银行通过理财资金错配和结构化的配置流入到私募股权市场的潜亏现金切断。再加上民营企业家有关股票流动性的问题,这些投资私募股权基金的主力或多或少都遭遇了流动危机。我本身也是券商出身,和很多的上市公司都有打交道,今年以来很多上市公司老总反馈企业的资金链条崩得非常紧,这表明企业的资金链条出现了危机。市场上的私募股权基金募集渠道和来源,以及很多资金构成的已经被政策影响,信心和各种各样的问题,叫持币观望也好,叫丧失信心也好。400多支基金的募集规模同比下降了接近75%,只募集到300亿美金。这对实体企业和股权投资标的而言,其实带来的影响远远不是数字上可以看到的,因为社会上的流动性被切断。今年私募股权基金募集尤为困难。

  第二个困难,退出难。大家都知道私募股权基金的投资,最主要的还是退出难,退出是展现专业的时候。中国政策变化情况非常快,去年还有一些绿色通道,今年出台高科技,还有独角兽,所有的政策都像短期刺激,没有太遵循市场规律,短期内提振几天,带来的负面的消息,远比当下短期的效应更强一些。虽然我觉得市场整体的退出依然是非常困难的。因为我们之前基本是希望由二级市场退出,二级市场的发行量对私募股权基金退出来说越来越难。并购市场未来会占据越来越多的份额,或者说给私募股权退出提供通道,但无论如何通过私募股权基金退出的状况来看,当前私募股权机构都过得很尴尬。一些大大小小的基金公司、私募公司出现了或多或少的问题。我在想基于今年的这种现状,基于在座各位所从事的中间服务机构,今年的窘境每个人都有深刻的体会。对我们细分和聚焦的私募股权基金来讲,尤为明显。在这种困难的情况下,做投资贪婪和恐惧的对比。任何市场环境下,做投资的都可以抓住机会。在困难的情况下,在政策面、资金面都收得比较紧的情况下,私募股权基金还有哪些机会?

  对我们从业十几年的私募基金管理人来讲,我们能看到更多的机会,只不过这个机会分化,跟以前任何一个阶段所呈现出的机会都不太一样。未来三到五年的时间,私募股权基金的机会有几方面,第一方面是资产管理行业进一步回归本源,私募行业当中,专业的机构必将受益。我们可以知道这次严监管,去杠杆就是要去泡沫,就是要把风险意识给强化。过去金融机构改革,让金融的门槛越来越低,大大小小的创投公司和资本公司出现了很多。但金融行业的投资专业性和风险要求都非常高。所以我认为未来基本还是要回归到本源。

  这里所谓的本源,我觉得只有真正专业的股权投资者才能在寒冬中生存。这次的监管实质上相当于金融行业供给侧出清,去表外泡沫,去机构数量。真正的私募股权基金未来一是向规模企业发展,一是向更细分的行业发展。前几天跟东方邦信(音)交流,他们有七个行业创投公司,这次开会也是压缩到三个。未来私募股权基金可能向更加细分的领域靠拢。二是并购退出方式上,最后的退出带未来相当长的时间里占据主流的方式,而不是以前IPO退出。三是虽然我们不愿意提国进民退,但金融行业是有必要把央企、国企和政府主导的投资公司推起来或者设立起来。而很多民营机构我们认为未来的基金或者我刚刚讲到非常细分的领域,可能会有一定的生存空间,你可以选择跟政府基金做一些创投,做一些产业的引导基金,也可以选择和央企、国企的投资公司设一些GP专门做。独立操作空间会越来越窄,因为寻找资金的能力,以及未来退出的方向上,都没有以前投资性机会。未来几年机会性投资机会会被压缩得越来越少,要向国有资本靠拢。

  有几个行业的投资机会,我们公司投医疗、教育和影视文化。未来仍然在这个行业取得投资。我们看消费升级,健康、服务和快乐是我们最大的需求。前几天央视李咏去世,只有五十岁,他们对健康越来越重视。第二是产业升级,产业升级在国家经济转型和经济改革当中充当了主要的力量。第三是科技驱动,人工智能投资回报周期太长,短期内我们还没有太好的机会,包括新能源汽车、机器人,但未来十年、二十年一定是非常迅猛发展的过程。

  基于以上这下,当下最需要的是信心和机会,底部才是抓住机遇最好的时机,而私募股权基金会对市场和中小企业都带来非常大的活力。当下最重要的是信心和专业性的保持,也许拉长到三、五年的周期,给我们带来的回报远不是恐惧可以替代的。

猜你喜欢